澳门威尼斯人
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澳门威尼斯人 > 集团业务 > >

年轻人离开投资圈技术型投资人正在进场

  这几天,《年轻人离开投资圈》开启刷屏模式,引发了许多人对创投圈的新一轮思考。

  中国证券投资金基业协会的报告显示,2015年私募股权和创投基金管理人人员数量达到37.94万人,而到2018年底,数量降到了24.43万人。

  文章中提到,“当年怀揣着梦想,赶在创投疯狂期进入投资圈的年轻人,此时陷入了彷徨和挣扎。”

  虽然从2015创投界经历疯狂发展后“资本寒冬”频频被提起,但到2018年才真正显现出它的威力,“募资难”直接扼住投资机构的咽喉,“投资机构没钱了”一时喧嚣尘上。而当年随着创投大火时被吸引进来的年轻人,也在这一次行业洗牌中面临“出局”的境况。

  年轻不代表着不专业,但想要在投资圈有所成绩,确实需要一定的经验积累,才能逐渐成为合格的专业投资人。一位机构投资人在朋友圈直言,“VC本来就不需要这么多年轻人。许多应届毕业生被‘投资’的光环所吸引,殊不知VC是一个既需要丰富经验又需要耐性的行业。”他认为毕业生应该先选择就业和创业,先形成良好的职业素养、经历行业变换、穿越经济周期,有了一定积累(包括行业积累和财富积累),再从事VC这项艺术。

  高瓴资本创始人兼CEO张磊在最近的演讲中提到,“历史上我们中国的创新大多数是商业模式的创新,我希望今后的创新更多源自于科技、技术的创新。回归本质首先要回归科技,尤其是自主性、原发性科技。”

  在互联网红利逐渐消失、商业模式创新穷尽,特别是科创板推出后,资本必将会越来越多流向科技创新领域,这也就要求有科技、产业背景,以及经验较为丰富的投资人才能胜任。而资质比较浅的年轻投资人,就需要多在行业内锤炼,才能在技术创新领域投中真正有价值的企业。

  6月21日晚间,阿里云首席科学家闵万里发布内部信,宣布离职。据投资界报道,闵万里创立的新基金名为北高峰资本,英文名North Summit Capital,首期基金规模达数亿美元,目前部分资金已经到位。这是科学家投身创投行业的又一个案例。

  闵万里是著名的中科大少年班毕业生,在数学、物理方面积累了扎实的基础,后赴美留学,曾在IBM、Google工作。2013年,闵万里被马云相中,进入阿里担任阿里云首席科学家。本次离开阿里投身投资圈,将以“技术+资本”双驱模式,投向传统产业(制造业,农业,医疗)周边。

  像闵万里这样的科学家,在投资圈也有做得很成功的。拥有斯坦福大学讲席教授、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、复盛(LDV)创投创始合伙人等多个title的沈志勋便是其中之一。马化腾曾用“不想成为科学家的投资人不是一个好企业家”来形容张首晟教授,其实这个用来形容沈志勋等斯坦福教授都很贴切。斯坦福的学生出来创业,老师会投资;而教授在挑战自己所在领域的最难问题时,自然会产生很多有用的研究成果;所以,对斯坦福的很多教授来说,创业跟投资都是自然而然的事。斯坦福是产学研结合的典型代表,据统计,硅谷高达80%的企业由斯坦福大学学生和教授创立或投资包括了惠普、谷歌等知名企业。

  晨兴创投主席陈乐宗拥有哈佛大学放射生物学博士学位,也是一位成功的投资人,投资的案例包括搜狐、携程、UC、小米、快手等。

  他曾说,“我是把在生物科技领域的投资视为对科学的投资,我认为自己首先是一个科学家,然后才是一个投资人。过去几年,中国生物科技领域的投资突然变得极受追捧。我听资本豪客对他们所投资的生物科技项目侃侃而谈,但遗憾的是,他们中的很多人不过是投资了一些被夸大的项目而已。”也正是得益于自身的学术产业背景和思想,才能让他真正识别出有价值的项目。

  在美国风投圈,主要的合伙人大概2/3都是产业背景,而国内的投资人大多出身金融。虽然科学家自主创业或者进入科创企业、大企业担任要职在国内已经是很普遍的现象,但想要在硬科技创新方面加大发展力度的话,自然是需要更多有技术或者产业背景的投资人进入投资圈。毕竟要有“伯乐”,才能挖掘出更多的“千里马”。

  可喜的是,近两年来,越来越多的投资机构提出了加码科技创新的投资,对于真正的硬科技也愿意长期投资,而不是追求短期的利益。专注技术投资,本身就会吸引技术型人才。

  另外,科创板的推出,给了科创企业加速发展的机会,也给了投资机构多一个退出通道。在之前科创板公布的两批6家过会企业背后,就聚集了超39家明星VC/PE。投资机构一定要有退出才能进行投资,而科创企业普遍发展周期长,并且需要的资金量较大,这在过去让很多投资机构望而却步。但科创板在从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这个问题,相信也会鼓励更多技术型投资人进入这个行业。

  未来,科技和商业想要更好结合,取决于科研人员、企业家、资本的链条如何进一步联动打通。“研而优则产”,科学家创业的优势在于其创业初期就已经积累了比较深的技术背景,而且自带光环;“研而优则投”,张首晟教授曾经在选择跨界前就认为,科学家搞投资有优势,可以更早接触到优秀的科学发现与优秀人才,比其他人看得早、看得远、看得更深。

  所以,当行业不专业的投资人开始撤离后,这不仅是科学家创业的最好时代,也是科技派主导投资圈的最好时代。



相关阅读:澳门威尼斯人